最新|中韓專線直擊|巴中特快|一帶一路·面對面|中巴經貿熱線|短視頻|每周中國經濟|巴基斯坦人在中國|直播|中巴經貿企業名錄|專題·活動

中巴牛黃差價求證:中國1公斤60萬買不到 巴基斯坦沒人要

2020-10-26 09:09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一種抗疫資源,如果中國有需求,巴基斯坦能供給,結果怎樣?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截至三季度末我國貨物貿易增速年內首次轉正。依托中國給與的米、糖等大宗商品的特殊準入,2018至2019財年,巴基斯坦對華出口18.6億美元。在今年起正式實施的兩國升級版自貿協定中,中國又給與巴基斯坦313項零關稅,兩國均對此給予厚望,期待巴對華出口再上臺階。但受新冠疫情影響,2019至2020財年巴對華出口降至16.6億美元,降幅10.8%。

  巴基斯坦藏紅花牛黃屬道地藥材

  (圖注:牛黃,中國互聯網資料圖片)

  中巴高水平的政治關系在經貿協定中是有所體現的。中國累計與16個國家或地區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其中對巴基斯坦一國的關稅減讓及零關稅目錄共有3份。經記者初步統計,涉及中藥原料的零關稅目錄數十種,加上2005年早期優惠關稅減讓中的西藥品類,累計近百種。而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修訂、合并后的《非首次進口藥材品種目錄》中,來自巴基斯坦的僅有大腹皮、檳榔、甘草、黑種草子4種。巴實際進口品類與中方優惠準入目錄間為何有如此距離?

  三月茵陳,四月蒿。三月能入藥的東西,四月就當草扔了,”河南省中大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跨境醫藥電商負責人朱紅利邊回答記者提問邊講述道地藥材的必要性,“土壤、氣候、加工方法等都會影響中藥材的道地性,像河南就有道地藥材藥房和普通藥材藥房的區別,價格能差1/3。”

  朱紅利畢業于河南中醫藥大學,在國內最早一批做中藥電商,其所在公司的母公司河南保稅集團是國內首個跨境電商進口藥品藥械試點機構。“我們現在接觸的產品中‘一帶一路’國家的在增多,像藏紅花原產地是波斯,伊朗的藏紅花就是道地藥材。國內的1公斤2萬,進口的只要5、6千。上海引進的藏紅花,培養成本苛刻,雖然質量好一些,但收益不高,現在90%都依靠進口了。”

  “巴基斯坦也有道地藥材,”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中藥部主任于志斌告訴記者,“藏紅花也叫番紅花,許多是從伊朗和巴基斯坦進口的,都屬于道地產區。最近我們想推動巴西的牛黃進口,但手續復雜。在‘巴鐵’這樣的友好國家,牛黃的出口有沒有率先突破的可能?”

  中國人視牛黃為“軟黃金”

  牛黃指黃牛、水牛干燥的膽結石。現行《中國藥典》一部中對應的英文是BOVIS CALCULUS,性狀表述為類球形,直徑6毫米至5厘米,表面黃紅至棕黃色,斷面金黃色,可見同心層紋,有的夾白心。“這兩年牛黃的庫存有些不夠了,走私的不少,現在優惠的價格也要1公斤60萬人民幣。”于志斌說。

  那么牛黃庫存缺口又是如何出現的呢?據《中國牛肉產業分析》,受非洲豬瘟影響,近年來我國肉牛需求量增加,但養殖成本上漲致存欄量下滑,牛肉價格高位運行。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牛肉市場均價每公斤73.2元,同比上漲12.26%,全年進口166.0萬噸,增長59.7%。海關最新發布的今年前三季度我國牛肉進口量已達157.2萬噸,接近去年全年進口量。

  牛肉需求量大,宰殺時間就早,還沒到長牛黃的年齡,”某國內企業駐外首席代表告訴記者,“中國現在不少牛是谷飼了,一般草飼的牛才長牛黃。我看過一份資料,有個研究院用X光掃描的方式,好像1000頭牛里能有3頭有,重量還不確定。現在中國是老齡化社會,像安宮牛黃丸這種心腦血管重癥用藥的需求在增加,今年也是新冠用藥了。牛黃供給少,需求多,價格肯定會漲,要不說是‘軟黃金’呢。”

  這位業內人士提及的安宮牛黃丸今年1月22日起進入國家衛健委、中醫藥管理局印發的試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用于神昏、呼吸急促或需要輔助通氣等新冠急重癥。據《國家藥品標準處方中含牛黃的臨床急重病癥用藥品種名單》,牛黃在我國主要用于42種中成藥,除了安宮牛黃丸,還包括片仔癀、大活絡丸等不少耳熟能詳的名字。

  巴基斯坦沒人關注牛黃的存在

  FAUJI肉業是巴基斯坦數一數二的肉類加工企業,伊利曾在2018年考慮收購其關聯公司FAUJI食品。今年1月初記者在FAUJI肉業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廠采訪時,曾用“GALLSTONE IN BEEF(牛體內的膽結石)”的表述詢問巴基斯坦前準將、現FAUJI肉業母公司FAUJI Fertilizer Bin Qasim人力管理負責人Abdul Rehmen。Rehmen起初沒明白記者指什么,當聽到GALLBLADDER(膽囊)一詞后,Rehmen說:“牛膽囊好像是有人要的”。

  (圖注:2020年1月4日中國經濟網記者在FAUJI肉業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廠采訪。張鵬攝)

  近日巴基斯坦大鳥集團董事長、臨床獸醫學博士穆罕穆德·穆斯塔法·卡曼爾接受記者書面采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在巴基斯坦沒人關注牛黃的存在,屠宰場幾乎沒人找牛黃,但確有少數人明白它的獨特價值,收集膽囊分泌物。現在巴基斯坦處于口蹄疫控制標準的第二階段,發病率顯著下降。巴基斯坦應該記錄牛黃的情況并開展調查和檢測。”

  據媒體報道,去年中巴已簽署口蹄疫免疫區協議,巴基斯坦將從免疫區第二階段過渡到第三階段以控制消滅口蹄疫,并通過疫苗接種達到這一目標,對此中方提供技術支持。新冠疫情前,巴食品安全研究部聯秘JAVED HUMAYUN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中巴合作的口蹄疫免疫區有望明年建成。”而據巴基斯坦國家銀行數據,2018至2019財年巴對華冰鮮牛肉出口僅1.5萬美元,2019至2020財年4.7萬美元。

  以上提及的牛黃、膽汁、牛肉3種產品,據記者查閱中巴自貿協定文本,牛黃的稅號最早出現在2006年11月24日簽署的中巴自貿協定附件---《中方三年內關稅降為零的產品清單》中,而今年升級版中巴FTA附件---《中國關稅減讓表》中增加的正是“鮮或冷藏牛肉”和“膽汁,配藥用腺體”。

  為進一步求證,記著近日采訪巴基斯坦駐華使館商務參贊巴達爾·烏·扎曼時摘錄了牛黃和膽汁的海關HS碼及去年底中國的牛存欄量9138萬頭。“巴基斯坦的牛存欄量和中國是差不多的,甚至略多。我們之前確實不知道牛黃,但去年下半年起好像有中國人開始接觸巴牛肉協會了。據我的了解,現在牛黃的最大出口國是巴西,出口額7800萬美元,之后是中國、美國、哥倫比亞和俄羅斯,而對牛黃需求最大的一是中國,一是韓國。”

  共建健康走廊 尋找復蘇商機

  中國經濟網去年11月曾在韓國首爾舉辦中、韓、巴三國間的傳統醫藥溝通會,本月28日還將以“共建健康走廊”為題舉辦中巴經貿熱線云沙龍,以期在攜手抗疫的背景下推動醫衛合作,尋找復蘇商機。

  (圖注:年初中國經濟網記者在巴基斯坦中巴合資的牛制品公司MEHRAN BIOGEL INDUSTRIES公司采訪。張鵬攝。)

  “中藥材雖然有1萬2千多種,但常用的也就200到400種。這是個‘隔品種如隔山’的行業,像甘肅有當歸城,枸杞就是寧夏中寧,黑龍江是人參,靠一個品種就可以吃一輩子,”說起傳統藥材商機,朱紅利也提起韓國紅參,“就這一個品種做好了,疫情期也能暢銷中國。”

  “一些傳統中藥的技藝已經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了,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但按現在的情況,這些技藝的傳承逐漸缺乏原料支撐了,會慢慢萎縮吧,”上述國內企業駐外首席代表表示,“有沒有可能呼吁‘特事特辦’這個概念,巴基斯坦的牛黃和牛肉統籌考慮?遵從古方的角度,能不能給予一些特別的支持和鼓勵?”

  “海關最擔心的還是疫病的進入,所以入境之要做好風險管控,”于志斌指出,“但嚴卡只能助長走私,反而更不能確保藥品的質量安全和疫病防控,還不如把正規渠道給大家,讓你合法、合規地做。”

  “咱們國家講中西醫并重,但歐美,包括巴基斯坦,傳統醫學處于從屬地位,中藥當前與國外主流市場對不上,”于志斌繼續說,“現在進口是大趨勢,中醫藥的發展尤其在習主席的號召下,會有大前途,我們需要海外資源,國外也愿意將這些資源出口到中國。中藥走出去必須有自己的渠道,咱們現在沒有,要不就是借華人、華僑、老華商的渠道,根本不是主流。”

  “中醫藥應該足夠強大了,全球沒有哪個國家比咱們的中藥市場更廣闊。開放是相互的,我們應該有足夠的自信,先把自己開放了,你出去談才有話語權。所以從中醫藥的角度說‘走出去’,首先要把‘引進來’這塊開放起來,”于志斌說,“賣產品是最低端的國際化,全球資源的再配置才是我們的目標。”(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孟令娟)

(責任編輯:陳婧琳)

編輯推薦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190)
 (京ICP證140554)
治蝗.jpg
W020200327408235607956_258.jpg

中巴牛黃差價求證:中國1公斤60萬買不到 巴基斯坦沒人要

2020-10-26 09:09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一種抗疫資源,如果中國有需求,巴基斯坦能供給,結果怎樣?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截至三季度末我國貨物貿易增速年內首次轉正。依托中國給與的米、糖等大宗商品的特殊準入,2018至2019財年,巴基斯坦對華出口18.6億美元。在今年起正式實施的兩國升級版自貿協定中,中國又給與巴基斯坦313項零關稅,兩國均對此給予厚望,期待巴對華出口再上臺階。但受新冠疫情影響,2019至2020財年巴對華出口降至16.6億美元,降幅10.8%。

  巴基斯坦藏紅花牛黃屬道地藥材

  (圖注:牛黃,中國互聯網資料圖片)

  中巴高水平的政治關系在經貿協定中是有所體現的。中國累計與16個國家或地區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其中對巴基斯坦一國的關稅減讓及零關稅目錄共有3份。經記者初步統計,涉及中藥原料的零關稅目錄數十種,加上2005年早期優惠關稅減讓中的西藥品類,累計近百種。而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修訂、合并后的《非首次進口藥材品種目錄》中,來自巴基斯坦的僅有大腹皮、檳榔、甘草、黑種草子4種。巴實際進口品類與中方優惠準入目錄間為何有如此距離?

  三月茵陳,四月蒿。三月能入藥的東西,四月就當草扔了,”河南省中大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跨境醫藥電商負責人朱紅利邊回答記者提問邊講述道地藥材的必要性,“土壤、氣候、加工方法等都會影響中藥材的道地性,像河南就有道地藥材藥房和普通藥材藥房的區別,價格能差1/3。”

  朱紅利畢業于河南中醫藥大學,在國內最早一批做中藥電商,其所在公司的母公司河南保稅集團是國內首個跨境電商進口藥品藥械試點機構。“我們現在接觸的產品中‘一帶一路’國家的在增多,像藏紅花原產地是波斯,伊朗的藏紅花就是道地藥材。國內的1公斤2萬,進口的只要5、6千。上海引進的藏紅花,培養成本苛刻,雖然質量好一些,但收益不高,現在90%都依靠進口了。”

  “巴基斯坦也有道地藥材,”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中藥部主任于志斌告訴記者,“藏紅花也叫番紅花,許多是從伊朗和巴基斯坦進口的,都屬于道地產區。最近我們想推動巴西的牛黃進口,但手續復雜。在‘巴鐵’這樣的友好國家,牛黃的出口有沒有率先突破的可能?”

  中國人視牛黃為“軟黃金”

  牛黃指黃牛、水牛干燥的膽結石。現行《中國藥典》一部中對應的英文是BOVIS CALCULUS,性狀表述為類球形,直徑6毫米至5厘米,表面黃紅至棕黃色,斷面金黃色,可見同心層紋,有的夾白心。“這兩年牛黃的庫存有些不夠了,走私的不少,現在優惠的價格也要1公斤60萬人民幣。”于志斌說。

  那么牛黃庫存缺口又是如何出現的呢?據《中國牛肉產業分析》,受非洲豬瘟影響,近年來我國肉牛需求量增加,但養殖成本上漲致存欄量下滑,牛肉價格高位運行。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牛肉市場均價每公斤73.2元,同比上漲12.26%,全年進口166.0萬噸,增長59.7%。海關最新發布的今年前三季度我國牛肉進口量已達157.2萬噸,接近去年全年進口量。

  牛肉需求量大,宰殺時間就早,還沒到長牛黃的年齡,”某國內企業駐外首席代表告訴記者,“中國現在不少牛是谷飼了,一般草飼的牛才長牛黃。我看過一份資料,有個研究院用X光掃描的方式,好像1000頭牛里能有3頭有,重量還不確定。現在中國是老齡化社會,像安宮牛黃丸這種心腦血管重癥用藥的需求在增加,今年也是新冠用藥了。牛黃供給少,需求多,價格肯定會漲,要不說是‘軟黃金’呢。”

  這位業內人士提及的安宮牛黃丸今年1月22日起進入國家衛健委、中醫藥管理局印發的試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用于神昏、呼吸急促或需要輔助通氣等新冠急重癥。據《國家藥品標準處方中含牛黃的臨床急重病癥用藥品種名單》,牛黃在我國主要用于42種中成藥,除了安宮牛黃丸,還包括片仔癀、大活絡丸等不少耳熟能詳的名字。

  巴基斯坦沒人關注牛黃的存在

  FAUJI肉業是巴基斯坦數一數二的肉類加工企業,伊利曾在2018年考慮收購其關聯公司FAUJI食品。今年1月初記者在FAUJI肉業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廠采訪時,曾用“GALLSTONE IN BEEF(牛體內的膽結石)”的表述詢問巴基斯坦前準將、現FAUJI肉業母公司FAUJI Fertilizer Bin Qasim人力管理負責人Abdul Rehmen。Rehmen起初沒明白記者指什么,當聽到GALLBLADDER(膽囊)一詞后,Rehmen說:“牛膽囊好像是有人要的”。

  (圖注:2020年1月4日中國經濟網記者在FAUJI肉業位于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工廠采訪。張鵬攝)

  近日巴基斯坦大鳥集團董事長、臨床獸醫學博士穆罕穆德·穆斯塔法·卡曼爾接受記者書面采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在巴基斯坦沒人關注牛黃的存在,屠宰場幾乎沒人找牛黃,但確有少數人明白它的獨特價值,收集膽囊分泌物。現在巴基斯坦處于口蹄疫控制標準的第二階段,發病率顯著下降。巴基斯坦應該記錄牛黃的情況并開展調查和檢測。”

  據媒體報道,去年中巴已簽署口蹄疫免疫區協議,巴基斯坦將從免疫區第二階段過渡到第三階段以控制消滅口蹄疫,并通過疫苗接種達到這一目標,對此中方提供技術支持。新冠疫情前,巴食品安全研究部聯秘JAVED HUMAYUN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中巴合作的口蹄疫免疫區有望明年建成。”而據巴基斯坦國家銀行數據,2018至2019財年巴對華冰鮮牛肉出口僅1.5萬美元,2019至2020財年4.7萬美元。

  以上提及的牛黃、膽汁、牛肉3種產品,據記者查閱中巴自貿協定文本,牛黃的稅號最早出現在2006年11月24日簽署的中巴自貿協定附件---《中方三年內關稅降為零的產品清單》中,而今年升級版中巴FTA附件---《中國關稅減讓表》中增加的正是“鮮或冷藏牛肉”和“膽汁,配藥用腺體”。

  為進一步求證,記著近日采訪巴基斯坦駐華使館商務參贊巴達爾·烏·扎曼時摘錄了牛黃和膽汁的海關HS碼及去年底中國的牛存欄量9138萬頭。“巴基斯坦的牛存欄量和中國是差不多的,甚至略多。我們之前確實不知道牛黃,但去年下半年起好像有中國人開始接觸巴牛肉協會了。據我的了解,現在牛黃的最大出口國是巴西,出口額7800萬美元,之后是中國、美國、哥倫比亞和俄羅斯,而對牛黃需求最大的一是中國,一是韓國。”

  共建健康走廊 尋找復蘇商機

  中國經濟網去年11月曾在韓國首爾舉辦中、韓、巴三國間的傳統醫藥溝通會,本月28日還將以“共建健康走廊”為題舉辦中巴經貿熱線云沙龍,以期在攜手抗疫的背景下推動醫衛合作,尋找復蘇商機。

  (圖注:年初中國經濟網記者在巴基斯坦中巴合資的牛制品公司MEHRAN BIOGEL INDUSTRIES公司采訪。張鵬攝。)

  “中藥材雖然有1萬2千多種,但常用的也就200到400種。這是個‘隔品種如隔山’的行業,像甘肅有當歸城,枸杞就是寧夏中寧,黑龍江是人參,靠一個品種就可以吃一輩子,”說起傳統藥材商機,朱紅利也提起韓國紅參,“就這一個品種做好了,疫情期也能暢銷中國。”

  “一些傳統中藥的技藝已經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了,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但按現在的情況,這些技藝的傳承逐漸缺乏原料支撐了,會慢慢萎縮吧,”上述國內企業駐外首席代表表示,“有沒有可能呼吁‘特事特辦’這個概念,巴基斯坦的牛黃和牛肉統籌考慮?遵從古方的角度,能不能給予一些特別的支持和鼓勵?”

  “海關最擔心的還是疫病的進入,所以入境之要做好風險管控,”于志斌指出,“但嚴卡只能助長走私,反而更不能確保藥品的質量安全和疫病防控,還不如把正規渠道給大家,讓你合法、合規地做。”

  “咱們國家講中西醫并重,但歐美,包括巴基斯坦,傳統醫學處于從屬地位,中藥當前與國外主流市場對不上,”于志斌繼續說,“現在進口是大趨勢,中醫藥的發展尤其在習主席的號召下,會有大前途,我們需要海外資源,國外也愿意將這些資源出口到中國。中藥走出去必須有自己的渠道,咱們現在沒有,要不就是借華人、華僑、老華商的渠道,根本不是主流。”

  “中醫藥應該足夠強大了,全球沒有哪個國家比咱們的中藥市場更廣闊。開放是相互的,我們應該有足夠的自信,先把自己開放了,你出去談才有話語權。所以從中醫藥的角度說‘走出去’,首先要把‘引進來’這塊開放起來,”于志斌說,“賣產品是最低端的國際化,全球資源的再配置才是我們的目標。”(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孟令娟)

(責任編輯:陳婧琳)

夜夜j~天天j~b在线观看_天天日日狠狠 2018_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